首页| 最新文章 | 社友谜作 | 佳谜赏析 | 灯谜文章 | 谜人网事 | 与虎谋皮 | 风云谜擂 | 风云动态 | 每周竞猜 | 谜材参考 | 聊天室 |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风云动态 >>正文
闲话灯谜节
作者:天涯      发表日期:2004-10-8
          (一)
    桂子花开,十里飘香,又是金秋时节。夜幕初临,云淡风轻,清香缕缕,风云谜社却是高朋满座,人声鼎沸,原来这里正召开一年一度的风云网络灯谜节,由风云谜社做东,诚邀五湖四海嘉宾来此打擂论谜。
    离风云不远的一座小山丘上有一茅屋,此处恰能将整个风云比赛的情况尽收眼底。一老者正看着面前的一个小火炉,炉上的水壶开始冒出一丝烟雾。忽然抬头道:“寒夜客来茶作酒,竹炉汤沸火初红,贵客光临,何妨入内一见?”
    只见一个少女走了进来,咯咯笑道:“好啊,好好的灯谜节不去,你竟然躲在这里。”老者微笑道:“有时候即便不参加也能品尝出美味来,你信不信?”少女道:“我知道,所以我才找到这里来。”
    老者拿起水壶,沏了两杯茶,端起一杯放在少女面前,道:“人生如品茶,心清情自逸。我们一边品茶,一边看比赛的盛况,岂不是人生快事?”少女不答,端起了茶杯,抿了一口,啧啧两声道:“好茶,好手艺,果然没有辜负这来自安溪的名茶铁观音。”
    少女突然问:“去年合肥以较大优势问鼎总冠军,今年你看好那个队呢?”
    “不好说,合肥以去年的原班人马出战,各条线上均人才济济,依然是很具冠军相的。其他队伍当然也不容小视,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泉州队,里面有因指见月,此人最近风头正劲,辅以管锥客等人,泉州队当有不俗表现。”
    “有没有黑马出现?”
    “当然!纵观近期谜坛百花齐放,老将宝刀不老,新秀也开始崭露头角,张卫平、郭少敏等一枝独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还,现在绝顶高手水平极其接近,这是一个没有英雄的时代,也可以说这是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谁的状态好谁就能胜出。我预言,这次将会出现很多黑马,出人意外也在情理当中。”
    “好像比赛开始了。”
    “那我们静心观赏吧。”
    只见风云谜社中,各路英雄正襟危坐,迷谜之鹰代表组织者风云谜社朗声道:“继成功举办首届风云网络灯谜节之后,时隔一年,风云谜社再次推出‘第二届风云网络灯谜节’,群雄逐鹿,烽烟再起,豪门盛筵,决战颠峰,英雄甫出,谁与争霸!颠覆仍将继续,绝地还能重生,共享谜中真趣味,江湖风云显神威!一场翘首以待的顶级较量,一段刻骨难忘的情感交流,尽在风云网络灯谜节!”
    一番话后,灯谜节便正式开始了。
    首先开始的是笔猜,期限为七天。一匹黑马冲在前面,老者和少女定睛一看,黑马竟然是广州队,后面几骑紧追不舍,分别是成都、舟山和合肥。上海、扬州、晋江、汕头、宁德却作壁上观状,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少女吐吐舌头道:“没想到黑马这么快就出现了。”
    老者悠悠道:“去年扬州队在这个项目里面一路领先,后劲十足,一举拿下这个项目的冠军,这次笔猜虽然还没出手,但是依然很具竞争力,广州目前暂时领先,不过想最后获得好成绩,还要看他们的后劲了。好多队伍也只不过是小试牛刀而已,要说结果如何,现在为时尚早。”
    少女道:“天色已晚,他们却鏖战正酣,真令人敬佩。不行了,我要先回去休息了,明天再来。”
    老者道:“那好吧,我们明天见,我还要再看一会儿,挺有趣的。”
    深夜渐凉,门外繁星点点,秋风瑟瑟。灯谜节上的各路英豪却无心睡眠,正挑灯夜战。
          (二)
    “我又来了。”少女的声音在茅屋外面响起。
    “你还真会挑时间,”老者道,“我已经沏好茶等着你了,是最香浓的第二泡。”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嘛,今天有什么节目呢?”
    “今晚是灯谜节自荐谜作的对外展猜,马上就开始了,很多高手都会出手,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好耶。”少女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QQ灯谜天地聊天室灯火通明,百余号人齐聚一堂,待机而发,其中不乏高手。
    少女兴奋的数着:“狂人、三泉映月、暮雨清烟、looner、伊人近、老马、施志、西骥、闲云飞雨、小褂、阿湖、江郎才尽、苦水玫瑰、枫岩风羽……好多名人哦,啊,为什么好多高手眼生得很哪?”
    老者微微一笑,道:“这些人里面,有些确实是后起之秀,但更多的是披着马甲的成名高手,比如解衣督波就是老吉,甲斐之虎是因指见月,小兵熬晕会是迎面而来吧,灌醉客是管锥客,烟波钓叟是无名指,他们可都成名多年了。”
    “哇,这些名字可全都如雷贯耳啊,不知道他们今天的表现如何?”
    “因为这是表演性质,恐怕大家都不会出全力,还有些高手还没来呢,不过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在天涯的主持下,谜会的龙争虎斗便开始了。
    十题之后,小褂晾晾、老马、looner、伊人近、小兵熬晕会、解衣督波等人纷纷出手命中。
    少女突然道:“上届获得个人赛冠亚军的合肥双雄狂人和烟波钓叟怎么还没开和?”
    老者:“还早呢,你看他们依然是一幅胸有成竹的表情,等着吧。”
    果然,狂人率先发难,几番攻城掠寨之后开始成为领头羊,而烟波钓叟不急不躁,也时有斩获。甲斐之虎和解衣督波频频出手,始终名列第一集团。
    一个多时辰过去,比赛尘埃落定,狂人、解衣督波、甲斐之虎并列高居榜首,小兵熬晕会等人紧随其后。
    少女长出一口气:“终于结束了,太精彩了,我可是看得连大气都不敢出,紧张死我了。”
    老者呵呵笑道:“这只不过是他们热身而已,真正的对决在后天晚上。”说完后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众顶尖高手剑拔弩张,经典对决一触即发的场面。
    少女道:“嘻嘻,我还以为你已经波澜不惊了,没想到还有让你动心的事情啊。”
    老者缓缓睁开眼睛:“好长时间没有看到绝顶高手经典对决的场面了,这场大战太让人期待了。”
    “我们还是看看笔猜的现场吧,一天过去了,不知道情况有什么变化。”
    只见笔猜现场中,广州队继续领跑,汕头队也出手了,一举便跑到队伍前列,三明也有不俗表现,与成都、舟山和合肥形成第二集团。而上海、扬州、晋江、宁德却依然没有出出手。
    “你看广州会不会一黑到底呢?”少女天真地问。
    “他们在这个项目中取得好成绩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我更加看好扬州队。”
    “扬州?他们还没出手哦。”
    老者道:“我觉得这是他们的战术,故意麻痹对手,时候一到,他们自然会一鸣惊人,一飞冲天。”
    “那别人也很有可能故意隐瞒实力啊。”
    “嗯!比如泉州队,他们就绝对是隐瞒了实力的。”老者点点头,“去年省际杯我也在这里看了全部过程,比赛中瞬息万变,特别是最后一天,比分交替上升,记得那时候辽宁队以微弱优势力压老牌劲旅福建和广东获得猜射冠军,所以说,谁将笑到最后,现在还难说得很。”
    “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少女告别了老者。
    老者往火炉里加了一块木炭,叹了一口气:“又是一个无眠之夜。”
          (三)
    “扬州出手了!你看得真准,他们一出来就占据第一交椅,果然不同凡响!”少女兴奋地叫了起来。
    “广州也还没显露出任何疲态,他们与扬州差距微弱,目前头名之争就在这两队之间展开了。”老者道。
    “上海也出手了,很不错哦,在第二集团领跑,比赛是越来越激烈。”
    “他们挺让人意外的,不过第二集团上海、舟山、成都、漳州、三明、合肥、汕头的竞争更加激烈,胜负在毫厘之间。”
    “嗯,不知道晋江和宁德如何,会不会也让人精神一震呢?”
    “很有可能,还有明显雪藏实力的泉州这两天也一定会有大动作,很值得期待。笔猜到了这个时候,除了谜艺,更考验人的是意志和毅力。”
    “我们还是说回明天的个人赛吧,我已经望眼欲穿了,你怎么看呢?”少女好奇地问。
    “我也正在考虑这个问题。”老者淡淡地说。
    说英雄,谁是英雄。
    “合肥狂人如何?能否卫冕?”
    “他目前不在巅峰状态,但实力犹在,可以一战。他常常在赛前紧张,其实与其说是紧张,倒不如说是兴奋,这样能使他在比赛中毫不手软。”
    “无名指呢?去年好像就是他和狂人杀得难解难分,到了加时都没决出胜负,最后只是在金谜决战中惜败,获得亚军。”
    “是,那时候他和狂人都在最佳状态,但今年他的状态也不算好,不过在五一北京网络灯谜现场谜会上,他勇夺个人和混合两个冠军,实力依旧不容小视。”
    “广州老吉能否延续昨天的状态,继续谱写神话?”
    “他的离合手法已臻化境,可惜其他功夫并不出众,要想夺冠,除了实力,还要加上一些运气。”
    “你一直看好的因指见月怎么样呢?”
    “此子近来横扫网络各大谜擂,除了风云谜擂,其他都是暂居榜首,属于夺标大热门,不过他的弱点也是明显的,心理素质还不行,他要想夺冠,最关键的还是战胜自己。”
    “lxing168最近也很火爆。”
    “对,特别是在漳州谜会上力压群雄,一鸣惊人,勇夺冠军,我对他也很看好,可惜有时候过于急于求成,欲速则不达,只要他能控制好情绪,一定会有上佳表现。”
    “前两年在谜坛上尽显风流的管锥客情况如何?”
    “他今年虽然不如前两年那么火,但是战绩仍然很不错,最近的状态更是有所回升,也值得重点留意。”
    “looner呢?”
    “为情所困,但不能寄情于谜,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谜,无法勘透这一关便难有作为。”
    老者沉吟了片刻,继续道:“其他很多人都曾有赫赫战功,只要参加都有机会,这是一场精气神的全面较量,谁的状态最好,谁将在明天的比赛中胜出,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大战前夕,山雨欲来风满楼,貌似沉静的风云谜社中杀机重重。
          (四)
    万人空巷,擂台上剑拔弩张,擂台下人山人海,万众瞩目的灯谜节个人赛即将开始。
    几十位谜坛悍将已经跃跃欲试。狂人紧绷着全身的肌肉,像一头随时便会冲出去的狮子;因指见月踌躇满志,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管锥客打开葫芦,喝了一口酒,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无名指依然不紧不慢,不时与旁边的人耳语着,神态甚是儒雅;Lxing168却一直在闭目养神。此五者就是被谜坛贝利预测为最有可能夺冠的人。
    为了保证这次赛事的正常进行,组织者派出了空前强大的阵容严阵以待,琥珀、小竹、谈笑周郎、俺村俺最帅、竹影、迷谜之鹰、天涯等人个个神情冷峻,很多观众意欲靠近擂台,都被拒之十丈开外,为此还发生了一些小冲突。著名的美女记者暮雨轻烟也赶到现场作赛事报道。
    主持人天涯走到台前,清清嗓音,道:“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有如厕出恭者请速去速回。”擂台上的观众有些忍俊不禁,擂台下的人早就笑成一团,紧张的气氛有所缓和。
    突然在台下传来一个妙龄女郎的声音:“无名指,我永远支持你。”无名指起身微笑致意。那女郎竟然激动得晕了过去,在众人急忙抢救下才悠悠转醒。
    由于观众距离擂台太远,无法清楚地看到擂台上的情况,有“谜坛韩大嘴”之称的谈笑周郎便对观众做起了现场解说: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中秋快到了,先给大伙儿拜个早年。今次比赛共有来自福建、广东、上海、江西、浙江、江苏、四川、河南、安徽等9个省市16个地区的51名选手参加,江湖闻名的狂人、因指见月、管锥客、Lxing168等一干大侠全数到场,本评论员赛前预测,冠军在他们四位中产生的可能性最大,刚才因指见月大侠谦虚地表示要保10争9,不知道他的意思是否为保10题争9题呢?当然也不排除如管锥客、哈哈、以及新锐老吉等人夺冠,一切都要看现场发挥了。要说黑马的话,老吉,孤影,离别钩等都可能爆冷,不过客观的说,他们也只有争取名次的实力。”
    迷谜之鹰看看天色,朗声到:“比赛即将开始,现在倒计时。”
    全场顿时鸦雀无声,只听见老式挂钟“嘀嗒嘀嗒”地响着。
    “咚!”挂钟发出一记巨大的响声。
    大家心头一震,天涯的第一条谜已经出手,众人尚未回过神来,一把飞刀射出,正中目标,众人定睛一看,出刀者正是东莞的荣霖!
    第二题继续,老吉暗暗窃喜,正是自己的强项拆字谜,快刀出手一举擒获。
    谜擂在紧张地进行着,观众都屏住了呼吸,只剩下谈笑周郎的声音在回荡着:
    “比赛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十题就过去了,因指见月状态正佳,目前以30分暂居榜首,looner也表现不俗,以20分列第二位,荣霖、老吉、管锥客、贵一、离别钩、哈哈、十二月水、狂人、无名指也获得10分紧随其后。”
    老者和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到了擂台的前面,少女轻声地问:“lxing168为什么还没出手啊?”
    老者摇摇头:“你看他满眼发红,估计是一宿没睡,状态怎么会好呢?年轻人啊。”
    “太可惜了,你看无名指怎么老是进进出出呢?”
    “唉,掉线!关键时刻怎能掉线?”老者仰天长叹,“天意,真是天意,这影响是很大的,要知道,顶尖高手的对决,容不得半点失误。”
    此后,比赛继续进行,众人渐入佳境,只见分数交替上涨,只听喝彩声此起彼伏。
    因指见月突然在脑海中那张挥之不去的面孔,心中不由一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默念道:“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他一直把这句话奉为至理名言,深深相信,谜也是同样道理。顿时,心境空灵,心随意动,果然不到半程,便一骑绝尘,以60分遥遥领先。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因指见月果然实力惊人。
    同是大热门的lxing168却一直在负分徘徊,他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想起了昨夜的荒唐,后悔地苦笑着。
    上届个人冠军狂人当然不善罢甘休,心中狂喊:“我不能就这样算了,我是狂人,永远争第一的狂人!”他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混不顾周围发生的任何事情。片刻之后,脑海呈现一片清明,渐渐进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周围的一举一动释收于心。他知道,以前的狂人回来了。
    一箭中鹄,狂人!再次命中,也是狂人!!三次命中,还是狂人!!!
    六十题后,他已经追平了因指见月。而因指见月因为几次犹豫,被狂人以小于0.1霎那功夫抢先,心神大受影响,他知道必须冷静,可惜却迟迟无法将精神凝聚起来。
    无名指依然饱受断线之苦,等到稳定的时候赛事已经过半,“扬名立万,舍我其谁。”少年时的书生意气在脑中浮现,想到此,他微微一笑,恢复了谈笑自若的神情。
    管锥客成绩也不理想,“咕嘟”地喝了一大口酒,狠狠扫了场上众人一眼,眼神过处,众人不由心中一寒。哈哈名曰哈哈,却不苟言笑,三泉映月也不动声色,这两人都很少出手,但均箭无虚发,离别钩也稳扎稳打,招招致命,比分不停上升。
    其后一段时间,因指见月尚能与狂人纠缠,但状态一下去岂能很快恢复?终究无力回天,而狂人却势不可挡,见神杀神,见佛杀佛。
    最后,狂人和因指见月提早三轮获得冠亚军,哈哈、无名指、离别钩、三泉映月、管锥客并列第三名。马甲、老吉、梦虹、贵一、如山名次随后,以上各位都进入个人赛的优秀射手行列。十二月水、地煮老柴、小褂、祝羽、样子、荣霖等人也都有所斩获。
    比赛结束的时候,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大家纷纷为优胜者祝贺,更为选手们的精彩表演喝彩。
    今夜星光灿烂。
          (五)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秋风萧飒,凉意袭人,茅屋孤寂。
    老者轻轻挑动小火炉中燃烧的木炭,火焰跳动着,映红了少女那略显苍白的脸庞。
    “这次的自荐谜作精彩纷呈,佳作迭出啊。分量最重的自荐谜作成绩快出来了吧?”少女问。
    “嗯,评委快打完分了,合肥遥遥领先,如无意外,这块金牌又将属于他们。”老者道。
    “啊!又是合肥!”
    “对,今年谜坛堪称合肥年,四月份他们主办了庐州谜会,五月份蟑螂财进、虎朋勾友、梦想飞翔参与了北京网络谜友现场谜会的组织工作,无名指也在比赛中获得了个人和混合双料冠军,而在随后举行的华清杯,他们更是令人难以置信地击败所有网络队伍,一举获取制谜冠军,这在近年来地方队越发处于下风的网络大赛中愈显难得,目前的灯谜节看来他们表现也十分惊人。”老者感叹道。
    “除了合肥,还有哪些队伍表现不错呢?”
    “位于自荐谜作成绩前列的还有舟山、上海、漳州、东莞和晋江等队伍,他们领先的优势也比较明显,这两天就算有所变动,恐怕也无关大局了。”
    “笔猜也进入到最后的攻坚阶段,明天就要封盘,我记得榜首位置从开始的广州领跑,演变为扬州、广州相争,再到扬州、泉州和上海三强鼎立,不知道最新进展如何?”
    “在大家纷显疲态的最后关头,最开始不被看好的上海队居然后劲十足,从众强手中脱颖而出,令人大跌眼镜,不过没到最后,依然胜负难料,很难说他们能笑到最后。”
    “这次好像所有队伍发挥都十分出色,现在大家都是紧紧咬在一起,我已经看不清谁领先谁落后了。”
    “加上手工评判和列中之后,各队名次的变化将更加复杂,所以说这是一项最充满变数的比赛。”
    “那就尽观其变吧,明天将是最精彩的团体抢猜,会不会重演个人赛的激烈场面呢?”少女充满了期待。
    “我想会的,你看个个都在摩拳擦掌,正等着明天的关键一击。”
    “我觉得明天的榜首之争应该还在合肥和泉州之间进行,他们在个人赛中的成绩都是遥遥领先于其他各队。”
    “很难说,只能说他们夺冠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明天的比赛还需要队内的默契配合,在这一方面,合肥做得更好。”
    “其他队伍的情况呢?”
    “按照个人赛的成绩来说,广州也不错,他们也有两个人老吉和贵一进入了优秀射手的行列,从传统强队来看,漳州的如山、闽E等人虽然还没完全融入网络,但是近期战绩彪炳,可能会有出色的表演,还有三明,由于参赛的任何一个选手的表现都将影响到团体的成绩,lxing168决不会像个人赛那样冒进,这样反而有利于他的发挥。”
    “像东莞、晋江、成都、南昌、汕头等队伍也都有很强实力。”
    “对,团体赛除了个人实力,对战术和配合都十分讲究。”
    老者喝了一口茶,继续道:“高潮即将来临,让我们翘首期盼吧。”
          (六)
    秋雨梧桐西风,茅屋火炉清茶。
    “雨终于停了。”
    “团体赛也结束了。”
    “好久没有在八月下这么大的雨了。”
    “好久没有这么惨烈的决战了。”
    “冠军之争果真是在合肥和泉州之间进行。”
    “他们本来就最具竞争力。”
    “狂人和无名指、因指见月和管锥客,这两对搭档真的是梦幻组合。”
    “但比赛上半程领先的可不是他们。”
    “是扬州,最初阶段祝羽表现异常出色,连你都没有预计到。”
    “嗯,下半程可惜了,没法一黑到底。”
    “后来终究还是合肥和泉州在争霸。”
    “不,漳州也曾经发力,一路狂奔到于合肥并列,可惜最后关头还是没有把握住,眼睁睁地看着合肥和泉州绝尘而去。”
    “那时候也是我最紧张的时候,心都快跳出来了。”少女嘻嘻笑道。
    “自始至终,最受瞩目的合肥和泉州一直都没有拉开差距,特别是最后阶段,两队之间比分交替上升,竟然多次打平。”
    “所以这次比赛比个人赛更激烈更好看。”
    “所以你抓住我胳膊的手心里全是汗。”老者哑然失笑。
    “是啊,心情十分矛盾,合肥落后的时候我拼命替他们加油,可等他们领先的时候我又希望泉州赶上来,最后剩下四道题目,合肥领先了二十分,我还以为他们已经肯定夺冠了,没想到泉州竟然还是追了上来,几乎完成惊天大逆转。”
    “那时候泉州已经豁出去了,他们也只能豁出去,蛮汉拼命已经令人够难受了,而绝顶高手拼起命来更是无法想象。”
    “其他队伍为什么不拼命呢?”少女天真地问。
    “拼命本来就是在赌博,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会这么干,其实有好几个队一开始就被迫赌命,可惜这一招失败的概率远比成功大,像汕头和南昌,处境越来越艰难,早早就退出竞争,广州和三明算好的,但也只能勉强扳回来而已。”
    “嗯,他们的成绩还不如上海呢,三次出手,三次命中,最后和东莞、扬州并列第五。”
    “宁德出手也不多,但命中率高,也坐上第四把交椅。”
    “不管怎么说,泉州确实把比赛拖进了加时,战况更是激烈,先加赛三题里面的前两题合肥领先十分,第三题出来的时候,我心里一直拼命地喊着‘泉州快抢’。”
    “事实上真的是泉州抢到,他们的面前又是华山一条路,非抢不可。”
    “最为惊心动魄的时刻,就是其后的金谜决胜了,比赛十分残酷,我除了自己的心跳声,听不到任何声音,前两道过去了,两队都不敢按。”
    “嗯,这个时候大家会更加谨慎,因为都在同一起跑线,没有必要冒险。”
    “那两个两分钟显得格外的漫长,以致暮雨清烟喊‘时间到’的时候,大家都吓了一跳。”
    “也是这短暂的间断,大家才能乘机深呼吸几下,稍稍调整紧张的神经。”
    “第三道题目出来,因指见月和无名指几乎同时出手,谁先呢?是因指见月!我看到合肥他们开始扼腕叹息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气氛越来越凝重,当时确实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程度了。”
    “可是因指见月竟然鬼使神差地答了不合谜目的底,自己突然死亡,终究还是未能报回个人赛中的一箭之仇。”
    “合肥也终于卫冕成功。”
          (七)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十多天过去了。”少女显得意犹未尽。
    “激情过后,终归平淡,这是很自然的事情。”老者淡淡地说。
    “大多数人的任务已经基本完成,不知道最后时刻他们会做些什么呢?”
    “这个时候论坛应该开始热闹起来,拍砖发泄,当然也有少量鲜花。”
    “这是为什么呢?”
    “你想想,如果一个谜自己苦心冥想了好多天,结果最后看底的时候,发现让自己大失所望,难道就不能发泄一下不满吗?从几年前的华清杯就已经这样,而且形成了传统。”
    “嗯,有时候确实需要一吐为快。”
    “如果大家都心平气和,就谜论谜,那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也容易激发矛盾,甚至引起纷争,在那时,事情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了。”老者突然想起几个月前惨痛的一幕,心中不禁一颤。
    “我明白了,只要用平常心来看待所有砖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对金玉良言虚心受教,对无理取闹者一笑置之,我想就可以了。”
    老者有些诧异地看着少女:“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能够如此明白事理。”
    “嘻嘻,我还看到自荐十佳已经评出来了,你觉得怎么样?”
    “各花入各眼,没有任何两个人对灯谜的看法完全一致,也从来没有一次评佳能够让所有人都信服。”
    “佳谜是不是都很完美呢?”
    “傻丫头,纵观整个谜坛,一年都出不了多少称得上完美的谜来,很多人穷其一生,可能连一个完美的谜都做不出来,完美这个词哪是那么容易佩得上的?只能说评委们认为这十个谜在全部八十个谜里面是最好的,要是我来评,结果又不尽相同了。”
    “嗯,那我们具体说说里面的谜好不好?”
    “好,但是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只能借鉴不可盲从,要成为一代宗师,既要博采众长,又要有自己的思想,不能人云亦云。”
    “我明白了,先说第一个谜:昔先后三顾,遂令天下成三分(三字陆游词句)莫莫莫,这个谜好在哪里呢?”
    “这是典型的用典离合,这种手法曾被认为是离合中的最精妙手法之一,但是近期离合发展迅猛,大家对离合谜的要求也就越来越高了,这个谜说的是三国里面的故事。”
    “这我知道,可是不少谜用天下三分来离合啊。”
    “但这个谜不同,他将三顾和三分巧妙地结合起来,让人眼前一亮,这是它的创新之处,我想主要也是这个原因征服了评委吧。”
    “接下来的第二个谜:闾阎里笙箫低吹,闺阁外树影散乱(十字俗语)竹门对竹门,木门对木门,出色的地方在哪里?”
    “它最令人称道在于十四字拆出十个字,这可能是一个记录了,而且还拆得不拖泥带水,殊为难得,遗憾的是次序乱了一点,不过这也是多字离合的通病了。”
    “那是不是底越多字越好呢?”
    “通常情况,底字数越多,成谜的难度越大,但是如果拆得不好,反而吃力不讨好,只要把谜面打造得漂亮,简简单单也一样可以出好谜,你看后面几个谜都是这样:断金碎玉不解恨(唐诗目)怀良人、镇守两边关,一生未有失(元代人)铁木真。”
    “对了,这个铁木真算不算元代人呢?”
    “一方面忽必烈建立元朝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另一方面,历代帝王年表里面又将他列为元朝的第一个皇帝,你说他什么朝代的人?”
    “嘻嘻,我也说不清楚,看来要请教历史专家了。”
    “既然不知道,那我们就回避这个问题,把谜目定为古代帝王就没问题了。”
    “嗯!”少女点点头。
    “还有一个谜,也很典型,就是成句拆字。”
    “我知道,就是这个:今月曾经照古人(国产动画片)胡僧。”
    “对,这个谜更难得的是谜面是熟悉的成句,因为拆得不顺的话大家不接受,拆得太顺了,又容易给人抢先挖掘。”
    “我注意到,这次十佳里面有两个谜属于同一个队,分别是:尚未交火,领军归顺(六字考试用语)不及格率下降,苏州十万户,尽作婴儿啼(于谦七言诗一句)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两个谜虽然都是会意谜,但风格却截然不同,从面来看,一个是自拟面,一个是成句用典,从底来看,一个是造底,一个是熟底。”
    “什么叫造底?是不是生造出来的底?”
    “这个词确实容易造成误解,其实我更愿意称之为组底,就是底不仅包含一种固定的成份,为了谜法需要,将一些彼此有关联的成份组合起来,这种谜的关键在于取材,而最需要注意的地方在于底的科学性。”
    “明白,就是尽量避免关公战秦琼了,那熟底呢?”
    “熟底是谜人最经常拿来做谜的底材,所以要从熟底中做到又好又不暗合确实十分困难,比如要留清白在人间这句诗大家都知道,也有不少谜面了,但是一般思路十分相似,脱离不开清扫房间的意思,而这个谜却把白踏实为白居易,老底翻新,且能配上准确的典故,非常出色。”
    “那另外一个典故谜情况也应该差不多,就是:天下无双,江夏黄童(古龙作品)楚留香传奇。”
    “确实比较相似,黄童踏实为香字。”
    “是不是典故谜都要把名字扣到呢?有一个谜就没有:操掷剑笑曰:‘我亦知文远忠义,故戏之耳。’(彭佳慧歌词一句)为了爱将一切舍弃。”
    “能踏实最好,但有时候官职、称谓等入底也可以,比如这个谜用的就是爱将二字,常见的还有相、王等,这个谜的闪光点不在典故本身,而在于对底的观察和发掘,这个底就使用了断读,也是别解的一种基本手法。”
    “我发现前面的手法都很纯正,要不就是会意,要不就是离合,最后这个谜却是两种手法综合使用:犹闻晨钟传故里(运动员一)陈中。”
    “嗯,这也是近年来比较流传的一种手法,提音、会意双扣,类似的还有提音拆字,会意拆字等等,后来开始出现三扣,最近已经有人做到十几扣。”
    “哇,厉害啊。说了这么多,你觉得哪一种手法最好呢?”
    “法无好坏,技有高低,任何一种手法只要运用得当都可以做出令人称道的谜作来。”
          (八)
    七彩礼花,大红地毯,参加灯谜节的一干谜友鱼贯而入,表情轻松,谈笑风生。
    迷谜之鹰早早准备好五十道谜,名曰以飨谜友,实则拿人开涮。这些谜全部与灯谜节有关,都是以“趣”为先。谜友们也没有了大赛时的紧张气氛,不时发出哄堂大笑。五十道谜很快就被一抢而空。
    狂人披着一张叫“随心客”的马甲大发神威,以绝对优势夺冠,而因指见月获得亚军,继续着“千年老二”的命运,管锥客和looner并列第三,huza、荣霖、梦虹、如山、yd2003、无名指等人也都均有斩获。
    最后,明显消瘦许多却依然神采奕奕的迷谜之鹰说:“这次灯谜节活动的成功,依靠的是全国各地谜友的大力支持,热情参与,当然,组织者的辛勤付出也是分不开的。在此,我代表风云谜社,向所有积极投身到比赛和活动中的谜友表示衷心的感谢,也向组委会的成员及关心本次活动的社外友好人士表示衷心的感谢。” 然后宣布第二届风云网络灯谜节闭幕。
    秋夜渐寒,灯火阑珊,众人在依依不舍中挥手道别。
    十几天的鏖战,九项冠军、三十二面奖牌,五十多个奖项各归其主,大家比出了水平,赛出了风格。无论是巅峰对决,还是论坛妙语,抑或精彩谜作,都令人回味无穷,难以忘怀。
    茅屋中炉火如故,茶香四溢。
    少女满怀惬意地说:“灯谜节终于闭幕了,大家也都要走了。”
    老者道:“曲终人散,天下本就没有不散之筵席,我们也该告别了。”
    少女似乎略带忧郁地说:“我只有在这些时候里面能够忘掉尘世间所有的烦恼,可是欢乐时光总是过于短暂,明天我又将面对残酷的现实。”
    老者叹了一口气,缓缓道:“世间本来就没人不食人间烟火。”抬头看看少女那苍白的脸,望着她略带忧郁的眼睛,突然心中一酸。
    少女眼眶一红,垂下了头,低声道:“时候不早,我也该走了,此去经年,不知还能否见面,我们后会有期。”
    望着少女离去的背影,老者心中一阵伤感,久久不能平复。忽听见风中依稀传来那熟悉的歌声: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甜蜜的梦啊谁都不会错过,
    终于迎来今天这欢聚时刻。
    水千条山万座我们曾走过,
    每一次相逢和笑脸都彼此铭刻,
    在阳光灿烂欢乐的日子里,
    我们手拉手啊想说的太多。
    星光洒满了所有的童年,
    风雨走遍了世间的角落,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阳光想渗透所有的语言,
    春天把友好的故事传说。
    同样的感受给了我们同样的渴望,
    同样的欢乐给了我们同一首歌。
    (全文完)
          

建议使用 IE4.0 以上版本 800*600 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风云谜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