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文章 | 社友谜作 | 佳谜赏析 | 灯谜文章 | 谜人网事 | 与虎谋皮 | 风云谜擂 | 风云动态 | 每周竞猜 | 谜材参考 | 聊天室 |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谜人网事 >>正文
我的初夜
作者:老夜游神      发表日期:2004-5-21
  这名字怎么样?有点吸引力吧呵呵...也就我能用。前边是标题,后边是作者简称:)
  其实这回上北京,对我来说的确有许多的“初次”,且不说这本身就是初次的网友现场谜会,也是我初次上北京、初次长假出游,更兼许多谜友是初次见面等等,下文逐一分述吧。
  由于looner已经写了一篇流水帐,我的“散文”就比较好写了,可以天马行空地来:)

  一、初次进京

  库尔班·吐鲁木是和田地区于田县农民。他从小失去父母,在巴依家的羊圈里度过童年。为挣脱被奴役的生活,他带着妻子逃到荒漠里,靠吃野果生存。后来妻离子散,他独自度过17年野人生活。
  新疆和平解放后,库尔班·吐鲁木知道,是毛泽东主席使他翻身解放,回到人间,过上了幸福生活,便执意要到北京去见恩人毛主席。用他的话说:“能让我亲眼见见毛主席,我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就这样,库尔班·吐鲁木老人骑着小毛驴上路了……
  1958年6月28日下午,历经坎坷,75岁的库尔班·吐鲁木同其他全国劳动模范一起喜气洋洋地来到中南海,受到毛主席的亲切接见。他紧紧握着毛主席的手,久久地舍不得松开。他抬头望着慈祥的毛主席,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瞬间,一张珍贵的照片永远地凝固在历史的记忆当中。

  以上是电影《库尔班大叔上北京》的故事梗概。
  因为是初次进京,虽然去见的不是伟大领袖毛主席,但见谜友的激动心情并不稍弱。于是临行前的几天,在风云聊天室又换了一件新马甲--库尔班大叔:)
  5月1日晚网友见面会作自我介绍时,蟑螂当即建议:不如改为“塔利班大叔”。

  由于筹备南安职工谜协,直到4月28日晚谜协活动全部结束后,我才想起买票的事。在谜协宵夜餐桌上当场发动群众。翌日反馈过来多属噩耗,害得我“555”(又一新马甲)地上了风云。天涯一听,赶紧不厌其烦地传授临时登机之法。正好老鹰进来,一见面热情祝贺南安谜协的成立并对我的沐猴而冠大肆“恭喜”。正贫着,突然一个朋友来电,报称有票了。登时大喜,撇下老鹰去喝酒庆贺。

  自从实行长假制度以来,每逢长假我都是抓紧宝贵时间在家挺尸,不管江山有多娇,我也不想去折腰。这回,是第一次的长假出游。

  想起一个笑话,穿插一下:德化县法院有位副院长叫王义炸,多年前的国庆期间去北京旅游,彼时通讯不发达,只能发电报给他兄弟,电文曰:“十月一日到京炸。”结果被国安局的人找上门来:)

  二、初次见到诸多帅哥美女

  临行前在聊天室遇到空姐,议论起厦航空姐的成色问题。我说厦航的空姐虽然漂亮,但肯定不如美国的空姐。登机后现场勘察,果然言中。厦航、南航(回程)的空姐都比较漂亮,但都有点老,堪称“空嫂”,我以为这是航空公司故意为之的,“让你喝却不让你醉”,避免诱发不必要的事端。就象在飞机上是有供应啤酒的,白酒之类则没有。

  黑总非常盛情,百忙中亲自开车来接我。由于我报错到达时间,还害他多等了一个钟头,真是很过意不去。我和风云的缘份,黑子是红娘。当年我在网上游荡,后来风云要结社时,老黑把我拉进来,从而也认识了天涯们。
  不过这黑子有时也特不地道。当时欺我是菜鸟,把那时“网易广州”的内部谜赛,对我说成是“华清杯”,诳去若干谜题,且不让我现场参赛,实在可恶!
  下机后发了个短信。回信道:找一戴墨镜、穿黑皮鞋、白裤子的家伙打招呼:)
  为了方便我辨认,他特意戴一墨镜,果然有黑老大风范!其实我在网上已瞻仰过这厮嬉皮笑脸的尊容,就是烧成灰俺也认得:)

  途中上来一位美女,一时惊艳。因为没注意听清黑子先前的介绍(对京片子一时不太适应),不晓得是哪位MM,此时再动问又显得不礼貌,于是不敢多言。殊不知被该MM误认为“老夜怎么会这么腼腆(大意,原话忘了)?”黑子笑道:“有啥奇怪的,你没见木头龙,半天放不出一个响屁来。(也是大意,老夜整理)”
  后来才弄清楚这美女是缺月疏桐,就是沈坚和天涯一看就同时想到“胴体”的那位。那只黄鹰在聊天室曾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之类编排她,我应邀英雄救美,以“郭羡妮”等还击。不知是否有此缘故,反正觉得该MM对我特亲切。
  到西客站接上二安老师、天涯一行,来到下榻处,见到许多先期到达的谜友,遂纷纷忙着相互介绍,自然有很多是久仰大名而未曾谋面的。稍感意外的是MM来的比较多,心下窃喜。
  一见面蟑螂就说:这回我可带酒来了!这厮先到了几天,为谜会的准备工作出了大力。

  三、初次参加电控竞赛

  我猜谜的功夫基本上属于“三脚猫”,特别是现场笔猜、抢猜之类。先前几次参加谜会,只是去领一张笔猜的卷子出来而已。自己的定位是“超级观众”,有时兼啦啦队。这回同样是抱着这样想法去的。所以,正好听到天涯安排大兵次日负责记分时,我赶紧踊跃申请也要当工作人员。结果天涯说希望大家都能参赛,人家大兵是命题组的,所以只能当工作人员。没辙:(
  当天正好是残荷生日暨风云谜社生日,遂一同庆贺。残荷有幸被涂了一头一脸的蛋糕:)
  燕云及时把快讯传递上网。留守男士老鹰在那头强作欢颜地说:“我没去也能‘不时传出阵阵欢笑’,那我就放心了~~”
  其实,这鸟儿来了只能是“不时传出阵阵欢叫”:)
  又见空姐着急地问“你们能不能在笔猜开始的同时把赛题贴上来?”遂恶作剧地答曰:不能:)
  当晚,提议天涯拉大伙出去吃点宵夜,喝点小酒。天涯说你们去吧,我明天还得干活,不敢喝,小酒的话,蟑螂在房间里有备下了。于是我和醉乡遗老等几个人回到住处,大家席地而坐,围成一圈喝起蟑螂的“高庐家酒”。不一会,声称不敢喝的天涯也忍不住凑过来了,各个房间的谜友也陆续陆续地闻风而来,包围圈不断扩大,以至“人满为患”。两瓶“高庐”顷刻消灭,不知谁又弄来两瓶红星二锅头。在气氛感染之下,原来只喝啤酒的流水香等MM,也干起白酒来了:)

  2日上午,硬着头皮上战场。看到流水香和阿真坐在一起,就向他们建议是否仨人挤一挤,我挤中间没关系。不料考场规则是一人一桌,而且要把我们这些烟枪隔离处理。临行前我“灵机一动”,假传圣旨:“大家注意,答题规则临时变动,谜底请直接发送手机短信至1390*******(老夜手机)。”哄堂大笑。

  大概是特意的精心安排,笔猜前两道题都是拆字,难度相对小一点,鼓舞大家的斗志。
  由于国学基础薄弱,虽然天涯一再提醒说都是熟底,但一见诗词类我还是放过。后来看到第4题: “春水满田泽,夏云多奇峰,秋月扬明辉,冬岭秀谷松”(七言宋诗)时,灵感突来,却硬是想不起原诗来,最终答曰:四时风光各不同。真丢人哪!果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
  从厦门回南安途中,偶见路旁标语:一慢二看三通过。想起笔猜题的“一看二慢三通过”,不知哪个对?或者都可以。
  笔猜结束一对底,全中的10道。觉得和自己的实际水平相称。同时预料参加电控肯定没戏了。所以中午天涯宣布“你也参加”时,我还以为听错了。正如天涯所言,我这回总算搭上了末班车:)
  对于电控竞猜,我心下一直非常矛盾。既心向往之,又自叹水平够菜,不欲奢想。这回由于名额较多,幸而获得这个机会。又是谜友个人竞赛,没有什么包袱,所以我既兴奋又平静,主要抱着体验的目的上场。自定的目标是:最好能抢中一道,最少能抢到一道。
  骆岩坐我旁边的4号台,一上场就亲切握手说:“合作愉快!”可是真正比赛时这厮只顾自个儿猛抢,哪顾得上跟我合作。倒是喇嘛比较合作,给了一个包子,把自个儿的衣裳都送人了着实难得啊呵呵:)
  电控的一点感想就是要“抢”。我抢到的“霍然吟断珠泪垂(商业词/2字)零售/迷国大兵”,当时连题都没看全,就一个“霍”字看得比较清,第一反应又是拆字,于是就抢了。要是等到全看清,肯定就没你什么事儿了:)当然,这也是有些人丢包子的主要原因。
  我觉得参加一场电控比赛的机会十分难得,且对我根本无所谓名次问题,只要能多一点参与,就多一分成就感,所以能答的就尽可能按(当然也不是乱抢)。如:再次跑题无人管(成语)任重道远/燕云。见无人抢,我联想到“离题万里”,就抢答了“万里无云”。当时注意到“再次”没扣,却未注意到“无”字犯面,结果再次“哄堂大笑”,事后也被天涯指该报底真乃“离题万里”。
  另有一题是:提起桑梓多言谈(4字口语)话里有话。我第一反应也是应该有“里”字,但当时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底,后想到“说来话长”觉得还可以,也就抢答了。事后想来,这底似乎也可列中,虽然“来”字不及“里”字的扣合,但以“话长”扣“多言谈”,可能比原底的“有话”好些。

  我以预赛小组第一名---------倒数的成绩圆满退出了比赛,从而如愿地成为了一名工作人员:帮助收发答题纸。在个人决赛时,作为观众拣了一道:妙语引人入青楼(成语)巧言令色/迷谜之鹰。黑总在一边不失时机地夸赞:这谜也就老夜能猜:(
  负责发奖的阿真发给我一个中国结,觉得挺漂亮。后来发现他的袋里还有更漂亮的(呵呵,就象那什么一样......),于是硬给换过来且爱不释手。那是三个很漂亮的小鼓串在一起。但是不久又发现了问题。疏桐引美女777见面过之后,我便以此物为面,悬猜《左传》三句连。MM们初被标目惊倒,后经提示为《曹刿论战》句,立即射出“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我遂对此“三鼓”的心情也变得矛盾起来。

  我和骆岩、江郎、小疯等人住一间。小疯睡我上铺。老早就在猜灯谜社区见过他,不知道这么年轻,而且厉害,确是后起之秀。

  四、初次参加内部展猜

  应该说,我是观摹过几次内部展猜的,象晋江、石狮、漳州,但一来没出过米,二来没中过米,只是身临其境,对内部展猜的气氛非常喜欢。抵京后,我脑中想得较多的就是做几个内部展猜的米。
  1日晚基本上没事了,我和醉老等几个人闲不住,就开始编排起来了。我做了一个“醉老、醉老,记得干一杯啊(7字广告词)”。醉老当即还了一个“老夜不虚伪,乃其长处(经典台词一句)”。相对莞尔,约定各自拿到内部展猜上去。后来我觉得这米别解不足,就另谋了一个“分手时没记得喊上醉老啊”。其实也是各有千秋,因为“醉老、醉老”扣“露露”似乎更好些。
  以前见过的几次内部展猜时间较短,这次未料到时间较长。事先准备的谜题大多顷刻落马。于是天涯把备用的赛题拿了出来,由残荷临时书写。我也临时再贴了几道,以助雅兴,可惜没有奖品了,对不起大家!

  五、初次惨中美人计

  列位看官一定注意到了,我的展猜米中有N个涉及疏桐MM。这其中有些“不得说的故事”就不说了,不得不说的是,我本来跟阿雅、大兵他们说好要去长城当回好汉的,结果就疏桐一句话,让我乖乖地当了叛徒,屁颠屁颠地跟着上了故宫。
  更惨的是,第二天疏桐MM突然对我冷若冰霜,故宫之行兴味索然。555...叛徒就这下场:(

  5月3日晚,我又酩酊了一回,翌日晨才发现自己和衣睡在床上。据说是小郁把我弄回房间的,我都不记得了。具体情况可问小郁、江郎等。

  六、初次有点想掉泪

  5月4日,我们去逛故宫的一行人,直到下午4点多才吃饭。我腰酸腿疼地回到房间,江郎、骆岩热情地邀请共进晚餐。我说刚吃过啊,江郎说,他吃过饭就要踏上归程了,很希望大家再聚一聚,面对这份盛情,我岂敢不从?
  恰巧我们住处不远就是“湖北大厦”(湖北驻京办),江郎十分盛情地点了满桌的湖北风味菜式,连烟酒都是湖北的。
  这次见到一些老大哥,都十分谦和,如醉老、江郎等,令小弟感动。
  记得其间跟骆岩说过:这回好汉当不成了。骆岩说:当好汉容易啊,找片林子不就成了(大意)呵呵...
  5日,天涯他们先回去了。我感到有些累了,也不想去哪儿了,于是订了回程票。骆岩一直送我到楼下,把我送上车,依依惜别!
  发了个短信跟黑子道别。
  难忘的北京之行,难忘的谜友聚会。
  我第一次有点想掉泪。
          

建议使用 IE4.0 以上版本 800*600 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风云谜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