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最新文章 | 社友谜作 | 佳谜赏析 | 灯谜文章 | 谜人网事 | 与虎谋皮 | 风云谜擂 | 风云动态 | 每周竞猜 | 谜材参考 | 聊天室 |论坛
当前位置:首页>>谜人网事 >>正文
谜网再襄盛举 群英齐聚南安
作者:沈坚      发表日期:2005-8-9
  参加完南安网络谜会后,本来一直想写点东西的,但因工作太忙一直没能提笔。随后又要准备晋江谜会,以致于这篇早该成文于《晋江谜会小记》之前的杂感,直到现在才开始动笔。趁着记忆还未完全模糊,将尚存的一些印象录于笔端,也算是表达我对辛苦筹办本届谜会的诸位谜友的一点谢意吧。

                  (一) 老夜游神

  认识老夜游神,那已经是2002年风云谜社一行访厦时候的事了。当时对老夜游神的印象是话不多但很热情,对灯谜很执着、很投入。2004年五一节北京网络谜会过后,我正想谁会来承办下一届网络谜会呢。没想到最后会是在福建的南安,而具体筹办的毫无疑问就是老夜游神了。从筹划谜会、联系政府部门、拉企业赞助,到制作赛题、提供谋皮谜材、接送谜友、安排食宿和赛程、谋皮评佳直至谜会结束后的奖状制作、盖章和寄送等等,每一样都有老夜游神忙碌的身影。可以说,没有老夜游神,就没有本届谜会。南安地方不大,但居然将全国性的谜会办得这么好,要不是亲身经历,还真是难以想象。联想灯谜在厦门可有可无的地位,不禁感到汗颜。此次谜会的成功举办,老夜游神自然是居功至伟,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对此次谜会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的南安市市委宣传部、总工会、电力总公司、职工谜协等单位,以及台前幕后诸位组委会的谜友们。
  曾经有谜友戏称老夜游神为“灯谜活动家”,从这次组织比赛的情况来看,老夜游神还真无愧于这个称号。不过,这位“灯谜活动家”可不是那种纯粹的活动家,老夜游神的谜作质量也颇高,其“受损情况要摸清(6字姜夔词一句)别有伤心无数”一谜在2003年第七届华清杯上获得最高分可为例证,当时评谜时尚未公布作者,这才见真章。

                  (二) 群英荟萃

  我在灯谜网络上已混迹多年,认识的网络谜友不在少数,照片也多数见过,但在现实生活中仍有很多谜友没见过面。醉乡遗老和微风因取道厦门,所以是最先见到的。醉老为人十分风趣,连出谜都爱调侃人或自我调侃。微风则象个白面书生,沉默寡言但为人很实在。当我们到达南安酒店时,正好碰到冬妮娅、燕云、凝烟、狻猊、斯人、采桑一行。其中除了斯人,其他5人都是第一次见面,而这5人恰恰是我上网最早认识的一批谜友。冬妮娅、燕云、凝烟、狻猊是在北大一塌糊涂BBS上有着多年交情的老朋友,而采桑则是因为我参加了三年的“采桑居”网络灯谜竞猜认识的。因为在网上见过照片,我自然一一认得,便和他们打了招呼。而由于我是在最后一刻才有空决定参加谜会的,网上的与会名单中没有我,所以狻猊、凝烟夫妻俩一直没猜出我是谁。出人意料的是冬妮娅倒是一下子就认出我来(我就纳闷了,我都没在网上发过照片呢)。燕云和采桑和照片上的差不多,只是没想到燕云这么年轻,却是如此的少年老成。燕云、采桑、狻猊和我姓名中都有一个“毅”字,此次同来南安聚会,号称“南安四毅”,四毅中后三人还都姓陈,真是机缘巧合。
  报到那天恰逢残荷的生日,听天涯说阿湖、残荷等人正在酒店的包厢中引吭高歌,我们一伙人便杀将过去,在那里又见到了残荷、盖儿、老吉、谜中权、海白、心阳、青非等诸多未曾谋面的谜友。残荷、盖儿在北京谜会时表现十分抢眼,老吉素有“拆字王”的美誉,谜中权则是谜手中的超级歌手,海白、心阳、青非皆为谜网新丽,海白看似文静,谁能想她在后面的电控比赛中却掀起了不小的波澜。荣霖、夏庆、典典都是熟面孔,阿湖则看起来成熟了许多。由于这种谜会没有任何的负担,大家都很放得开,喝酒的喝酒,唱歌的唱歌,我也不甘寂寞乱吼了几曲,甚至还在几位广东谜友面前班门弄斧唱了几首粤语歌。不多久石狮、晋江的谜友纷纷赶来,管锥客、一叶、死水等已是屡见不鲜,而鸿江涛、致雨仙、青瓜等谜友却还是初次见面。加上因指见月、哈哈等,那些平时活跃在网络上的高手几乎都到齐了,只有lxing168、迷谜之鹰、追星客、无名指等几位因故未能前来。

                  (三) 射虎引弓

  本次谜赛分笔猜、个人电控和混双电控三大部分。因指见月以40题28中的高分夺得了笔猜第一。此子在随后的晋江谜会笔猜上又再次夺冠,真是后生可畏。他和管锥客、追星客等都是网络灯谜培养出来的高手,看来只要肯下功夫,谜艺在哪里都可以提高。
  电控比赛全部由天涯衰哥和冬妮娅霉女这对黄金搭档主持。个人电控预赛选手由笔猜前30名选出,分成三组各取3名进入决赛,笔猜成绩最好的女选手凝烟则直接进入决赛。笔猜的前三名因指见月、管锥客和我分别作为三组的种子选手,其他人则抽签分组,“南安四毅”表现不俗,全都进入了电控预赛。由于笔猜的成绩带入电控预赛,加上状态还行,我抢了五六条后,以小组第一出线。预赛中坐在我旁边的恰恰就是海白,这位预赛中唯一的女谜手一点都不手软,抢中了“费尽苦心签合约,产前产后要安排(著名企业简称,4字)哈药六厂”等几条谜,精彩的表现博得了场上场下的一片掌声。
  第二天进行的个人电控决赛,大家的起点就都是100分了。一开场我就丢了一个包子,没看清谜目把“将两江、两广、闽浙总督互换(唐诗目,五字)清平调三首”只猜成了“清平调”。不过接下来我稳扎稳打,只抢会的不乱蒙,瞅准机会再捡别人的包子。最终管锥客、因指见月和我分别以230、220、200分位列前三,随后是燕云、狻猊和老吉。凝烟抢中了“董袭一骑已绝尘(作家冠朝代,2+3)元代马致远”这一难度不小的谜,亦可谓巾帼不让须眉。
  由于混双比赛紧连着个人电控决赛,狻猊自感状态不佳及体力不支,便请我替换他当凝烟的搭档。我正愁找不到配对的,更何况有凝烟这样的强手作搭档,我当然求之不得了。混双赛中凝烟和我表现都一般,而阿雅和管锥客、海白和哈哈、青非和因指见月这三对选手状态神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阿雅和海白,两人各自射落了不少拦路虎,为本队立下了汗马功劳,风头盖过了场上诸雄。最终阿雅和管锥客获得金箭奖,海白和哈哈、青非和因指见月获得银箭奖;凝烟和我位列第四,与另外3队选手同获铜箭奖。算上另外获得的专题创作赛佳作奖和优胜奖,不经意间我竟染指了本次比赛的所有5个奖项,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了。
  混双比赛是这两届网络谜会独创且是最有特色的节目,本次混双赛选手桌上故意只设一个按铃,意在防止男女搭档“授受不亲”,组织者可谓别出心裁(呵呵,这多半是天涯猪头的创意吧)。本届谜会更为挖空心思的是,混双赛最后几题的谜面或谜底竟然依次是“喜欢上人家”-→“我为你发了狂”-→“爱老虎油”-→“情话娇羞各参半”-→“叙言表达爱意,相告厮守永久”-→“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上午洞房先安床”-→“共度良宵两相伴”-→“落泪只为曾造孽”-→“奉子结婚”-→“有情人终成眷属”,安排得如此的循序渐进,实在是用心良苦,不知道这又是哪个猪头的创意呢?
  比赛结束后,下午安排的是谜友自带谜的内部会猜。荣霖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面大鼓,会猜按照潮汕地区的击鼓报猜形式进行。以前我参加的内部会猜都是逐条出谜,而这次采用的是批量挂谜,大家自由选择报猜,这样可以防止内部会猜变成少数快枪手的专场,有利于扩大获奖面,也颇为可取。击鼓报猜场面比较热闹,但操作过于烦琐耗时,不太符合现代城市生活的节奏。现场高手如云,我带去的5条谜全都被猜走,我自己也有颇多斩获。

                  (四) 落英缤纷

         ***包子王***

  网络谜坛中常把补中别人只差毫厘的答案称为“捡包子”,和厦门谜人所谓的“割稻子尾”是同一个意思。在南安谜会的个人电控预赛中,我捡了不知道谁的一个“炒楼花”;决赛中,又接连捡了管锥客“行行重行行”和“今年欢笑复明年”两个诗句包子;后面混双赛上,捡了因指见月一个“喜欢上人家”,以及本该让我捡天涯却列中的“我要带你飞到天上去”(因指见月猜成“我要带你飞到那天上去”)两个歌词包子。不知道上届网络谜会的“包子王”是谁,若要论本届的“包子王”,我自然是当之无愧了。建议以后增设一个有网络特色的“包子王”奖项,奖刚出炉的包子一个

         ***神射手***

  电控比赛中,如果在30秒时间里面比赛选手没有答中,主持人就会让台下观众来参与答题。个人电控预赛第二场有一条谜是:“未见功名头已白(五唐)”,场上无人答中。这时包括操作电脑的鸿江涛在内的几个人都举手了,一脸坏笑的天涯点了鸿江涛作答,鸿江涛箭无虚发猜中了原底“老至居人下”。开底后,天涯特别请大家注意看谜题。众人定睛一看,原来谜题的最后赫然写着――“作者:鸿江涛”。

         ***即物赠***

  混双赛第四小节的抢猜以一条“刚把人骗走,立即堵漏洞”的即物赠谜开场,在迷国大兵报出谜底后,天涯便请谜作者颁发即物赠。只见醉乡遗老一个箭步跃上舞台,郑重其事地将一支开塞露塞到了迷国大兵手中,弄得迷国大兵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醉老的幽默令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无独有偶,在内部会猜中,我也出了一条即物赠谜“辩才名噪胜诸子”。这谜本来就是拿谜友开涮的戏作,谜底其实是谜友连网名“陈红盖儿”。有趣的是,此谜偏偏由盖儿自己猜中,而我则煞有介事地送给她一个专程带来的红色小瓶盖儿作为赠品,此举引来了在场谜友的哄堂大笑。

         ***变态照***

  这次谜会中有很多戏作,其中就有一条天涯专门为自己谜社作的“寄怀诗篇叙壮志,要将神州旧貌改(七言千家诗)思入风云变态中”。据说这句诗在风云谜社中有很高的知名度和地位。在内部会猜结束后,众谜友纷纷自找名目结伙拍照,如以地域为单位、以谜社为单位、以生肖为单位等等。风云谜社集体拍照时,大家在天涯的带领下齐声高喊“思入风云变态中~~~~耶!”,真是令人忍俊不禁。据说天涯还是BT谜社的名誉社员,看来他跟变态二字还真是有不解之缘

                  (五) 燕然返旆

    筹办一次谜会非常不容易,从会务到命题,每一项工作都足以让人心力交瘁。不过由于老夜游神、天涯、冬妮娅等组委会成员蓄谋已久,谜会倒是举办得很顺利。比赛中唯一感觉需要改进的地方在于,电控题设置的山水画背景与谜题颜色太接近,在显示屏上看谜题很吃力(其实背景倒是可有可无,对选手来说,看清谜题才是最最重要的);谜面、谜目的字体如果用宋体或国标楷体,字号再大些,效果可能会更好。本次谜题颇具网络色彩,但有些题作为电控抢猜题难度大了些,尤其是混双赛女子单打那轮,开底的不少。但不管怎么说,这种由网络谜友自发组织的谜会已经成功举办了两届,这已经是很难得了,在浩瀚的灯谜史上也将是一处不同寻常的碑勒。
  胜地不常,盛筵难再,燕然既勒,诸君返旆;不知明年的五一,下一届网络谜会将花落谁家呢?
          

建议使用 IE4.0 以上版本 800*600 以上分辨率浏览本站
风云谜社 版权所有